基于移动互联的五年制高职数学SPOC课程教学初探

文/洪慧娟   2018-09-14 10:02:12

摘 要: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传统的课堂教学模式被打破,随着MOOC、SPOC的盛行,找到一个合适的线上、线下混合式学习的媒介也成了急需教师和学生共同解决的问题。本文介绍了如何使用超星公司的手机APP“超星学习通”开展基于移动互联的五年制高职数学SPOC课程教学的实践,以期为构建“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教育信息化体系贡献微薄之力。

关键词:超星学习通 移动互联 SPOC

2015年3月5日、2016年李克强总理多次提及要利用“互联网+”的力量来进一步深化改革。教育部2016年6月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在规划中总结了十二五期间以“三通两平台”为主要标志的各项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同时也提出了十三五期间的发展目标,明确要求到2020年,基本建成“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教学信息化体系。

事实上,现阶段教师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传统教学模式,多媒体信息技术的使用还停留在上课时利用电脑播放PPT的阶段,而现在的学生作为网络时代的原住民,移动互联环境伴随他们成长。所以顺应学生为主体的思想,利用学生最熟悉的移动互联进行教学恰恰与“十三五”的发展目标中“处处能学、时时可学”思想不谋而合。

将移动互联引入教学有很多的媒介,例如QQ、微信、问卷星,还有一些专业公司开发的手机APP,笔者学校目前采用的是超星公司的“超星学习通”手机APP。

一、理论基础

1.SPOC概述

2013年,阿曼德·福克斯教授首次提出了SPOC这一概念,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小众私密在线课程。SPOC将MOOC开放式的入学条件提升为准入制,只有符合条件的学生才能被纳入SPOC;学生规模一般也限定在几十人到几百人之间。SPOC实质是将优质MOOC课程资源与课堂教学有机结合,借以翻转教学流程,变革教学结构,提高教学质量,这样既能充分发挥MOOC的优势,又能有效地弥补MOOC的短板与传统教学的不足。

2.移动互联教学理论基础

(1)联通主义(Connectivism)。加拿大学者乔治·西蒙斯提出联通主义的网络学习理论,他认为学习是一个连续的、知识网络形成的过程。结点是我们能用来形成一个网络的外部实体。结点可能是人、组织、图书馆、网站、书、杂志、数据库或任何其他信息源。发生在我们头脑中的学习是一个内部(神经)网络形成的过程。

“知道在哪里”和“知道谁”比“知道什么”和“知道怎样”更重要。在网络时代,知识以片段的形式散布于知识网络的各个结点,我们每个人都只有拥有这种分布式知识表征的一部分,我们的任务是把这些结点连通与聚合起来。因此,个人不必评价和处理每条信息,而是要创建由人和内容等可信结点所构成的技术增强型个人学习网络。

(2)新建构主义理论。中山大学王竹立教授在2011年提出新建构主义理论,他认为网络的出现让人类的学习面临两大挑战:信息超载和知识碎片化。所以他在经典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的基础上针对网络时代的学习特征提出新建构主义理论。核心理念可用“情境、搜索、选择、写作、交流、创新、意义建构”来概括。提出在网络时代,对具体知识的讲授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教师要做到五个教会:教会学生如何搜索、教会学生如何选择、教会学生如何思考、教会学生如何交流、教会学生如何写作。

联通主义者西蒙斯认为网络学习重要的是管道,而不是管道内的内容,也就是说他更注重知识的联通过程而非知识本身,新建构主义则提出知识(建构)同样重要。结合两位学者的理论,笔者认为在网络大时代背景下,教会学生如何运用网络资源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并为日后达到终身学习的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

移动互联教学是结合多媒体技术、软件技术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在移动互联环境下开展的教学活动。学生可以借助智能移动设备(手机、ipad以及上网本等)完成课前资源的学习、课上知识的内化、课后知识的提升和创新。本文主要以智能手机为例,阐述移动互联的教学模式探索。因为智能手机已经成为高职学生的必备工具,形影不离的特性更适合“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要求。

二、移动互联在教学中的应用

前面已经提到,笔者所在的学校在移动互联教学中,使用了超星公司提供的“超星学习通”手机APP。本文就以“超星学习通”为例,探讨移动互联下的高职数学SPOC教学模式。

1.课前准备阶段

将课程的知识点拍摄成微视频或者在网上下载相应的微视频上传到超星学习通“课程”模块中,同时上传相应教案和课件以供学生课前自学,视频时长一般控制在5~8分钟以内,然后在“作业”模块中布置进阶作业,让学生自测并自我考查,是否可以顺利进入下一个视频的学习,形式类似于游戏的过关模式。在观看视频或完成作业的过程中,学生可以随时在“讨论”环节留下任何疑问,而且SPOC范围内的学生和教师都可以参与讨论,和论坛跟帖类似。

教师在上课前可以根据后台提供的学生观看视频的时间和进阶作业的正确率统计,抓住共性问题等进行二次备课以及在线解答一些个别问题。

2.课上内化阶段

基于SPOC的混合式教学,既有线上教学,也有线下师生面对面的交流,翻转课堂的出现,让知识的传授在课前完成,而让知识的内化在课上完成。传统的课堂教师是主角,翻转后的课堂学生是主体,教师是主导,学习的进程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决定。

课上,教师可以对“超星学习通”的进阶作业完成情况给出数据统计和分析,针对错误集中的问题以及需要普遍性讲解的问题,让学生充分讨论,再通过教师板书,共同商讨直至给出规范化的解题流程。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数学科目对解题的规范性和示范性是有明确要求的,其他科目未必需要如此。

学生可以就课前观看的视频,提出自己的疑惑,分小组讨论解答,如果学生没有疑惑,那就由教师提出,学生讨论并解答。这样对知识的内化也是有效的考查方式,因为若想真正掌握一个知识点,根据学习金字塔理论,就要讲授他人能最大限度地记住所学习的知识。

3.课后升华阶段

知识的内化由于已在课中完成,如果还有残余的知识点没有弄清楚,可以继续通过讨论环节提出问题,并且可以挑战知识的迁移和创新环节。

三、移动互联的优势

1.学习的地点、时间不受限制

由于微视频、课件、教案等资料可供下载,也可分享,对看一遍没有弄懂的知识点,学生在课前可以下载后反复观看,这在以往的传统教学模式中是不可能实现的。

2.考试可以在线完成、并可在线保存试卷

超星学习通可以实现考试在线完成,教师把试卷上传到“考试”模块,学生在线答卷。试卷的题目顺序可以随机产生,也杜绝了学生作弊。测验完毕试卷可以保存在后台,这有利于学生的阶段性复习和纠偏。

3.有利于学生发表自己的观点

在传统课堂中,基于从众和惧怕出错丢人的心理,学生往往不敢举手表达自己的意见或者干脆放弃表达自己的意见。利用“超星学习通”的“投票”模块,学生可以匿名发表自己的意见。教师在后台可以迅速并且清晰地看到一个问题提出后回答的正确率。学生自己也可以看到自己答案的正确与否以及正确答案。这对正值青春期的青少年来说既保护了隐私又达到了实际掌握知识的目的。

4.打破传统的手机影响学习观念

很多老师担心的智能手机进课堂,会导致学生玩手机而忽视听讲的情况,可是实际上,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笔者发现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或者说发生学生借助手机做其他与课堂无关的事情的例子并不多见。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每个人都有自我实现的需求。每位学生在课堂中都有表现的欲望,即使遇到不会的问题,他也可以立即利用手机去搜索,和别人讨论,表达自己的观点。

四、移动互联教学面临的问题及反思

1.网络条件受限

十二五期间,虽然“三通两平台”已初见成效,但是落实到各个学校的状态似乎不尽如人意。以笔者所在的南京为例,WIFI覆盖全校园的高职院校只有屈指可数的一到两家,带宽有但带不动的情况占大多数,这就无形地把移动互联学习方式限制住了。学生大多只能靠手机流量来学习,月初还富裕,月中就见底的情况并不鲜见。这对财力有限的学生来说无形中增加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同时也在硬件条件上限制了移动互联教学的开展。

2.教学资源的选择受限

因为受带宽的限制,教师就要尽量选择短小、精悍的微视频作为学习资源,甚至在分辨率的选择上也只能尽量压缩,把文件压缩到最小的形式,从而导致视频清晰度不够高,这也会导致学生学习兴趣降低。

3.教师的疑虑

手机进课堂的移动互联教学模式在现在大多数课堂内还是比较少见的,大部分教师担心不能控制学生不玩手机,使其专心学习。这是一条需要长时间探索的路,需要建立新的课堂制度、修改考评制度、构建手机学习交互平台以及教师自身对这种交互平台知识的学习和掌握。但是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智能手机普及率如此之高的环境下,不想办法利用手机教学而是一味地限制手机进课堂,这种只堵不疏的模式,恐怕迟早要被互联网教学革命的大潮所淘汰。

参考文献:

[1]贺斌,曹阳.SPOC:基于MOOC的教学流程创新[J].中国电化教育,2015(3).

[2]康叶钦.在线教育的“后MOOC时代”——SPOC解析[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4(1).

[3]王竹立.关联主义与新建构主义:从连通到创新[J].远程教育杂志,2011(5).

[4]邱焕耀.移动互联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的研究[J].教育教学论坛,2016(30).

(作者单位:南京金陵高等职业技术学校)

《职业》2018年8月第24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8月第2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基于移动互联的五年制高职数学SPOC课程教学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