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条件下如何翻转课堂

文/韩慧仙   2017-02-13 23:03:02

翻转课堂从形式上可以概括为:学生课下自主学习,师生课上共同研讨。但在翻转课堂成功实施的背后,需要有一个强大的支撑系统来解决以下这些问题:学什么?什么时候学?在哪里学?爱不爱学?怎么研讨?学习效果怎么评价?

这些问题需要学校、教师、教育资源、教学方式等进行适应性的改变。只有这些基础性条件具备了,才有可能规模化成功实施翻转课堂。

一、互联网为翻转课堂提供了平台

互联网在本质上是信息传递和分享的平台,而知识和技能是某种特定的信息,由此可知,互联网天然具有广义教育的属性。也就是说,知识和技能在互联网上传递和分享,本身就是一种广义的教育活动或学习行为。目前,在互联网上的广义学习活动正在从自发、无序的初级阶段迅速向狭义的教育活动演进。互联网上出现的问答平台、文库、资料分享平台、微课、慕课等资源已经出现爆发性增长,这种网络知识来源冲击着传统的教育活动,互联网知识对传统教育的冲击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对教师的冲击

在互联网条件下,教师已经不是学生的唯一知识来源。学生在跟随教师学习的同时,完全有可能在网络上找到类似的资料、微课和其他学校的慕课资源,获得相同领域的知识和技能。学生完全有可能把教师在课堂上传授的知识和技能与网络上的资源进行对比和印证,进而向教师提出自己的见解和疑问。这对教师的知识、能力和教学方法形成较大的冲击和挑战。

2.对学科体系的冲击

传统的学科体系是金字塔形的,学习某个专业领域的知识,必须先学习专业基础知识;而学习专业基础知识,必须先学习若干基础课。这种金字塔形的学科体系有其优点,学科自成系统,在逻辑上递进,在学习规律上循序渐进。但也有其缺点,其学科知识体系太“重”,庞大的学科体系让人望而却步。

互联网打破了厚重的学科体系,特别是微课的出现,让知识更“轻”,学起来更容易。在“微信”“微博”等以微、小、轻为特点的互联网上,微课、微学习、微课堂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代表了互联网教育的发展趋势和必然。

传统的学科体系被打碎成微小的知识点后,需要构建新的知识结构。未来,碎片化的知识必将重新连接成网状的知识结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兴趣选择知识入口和出口,进行个性化学习,构建自己独特的学科结构。

在互联网化的新的知识形态和知识结构下,“教育”将逐步演化为“学习”,二者的主要特点和区别如下。

教育是教师主导、学生被动;学习是学生主导、学生主动。教育是计划驱动的,教育活动按部就班、整齐划一;学习是问题驱动或兴趣驱动的,学习活动高度个性化、兴趣化。

互联网条件下,在“教育”向“学习”转化的趋势和背景下,翻转课堂的出现是一种顺势而为的教育形式。在翻转课堂模式下,教师不是唯一的知识来源,互联网知识在课堂之下通过学生的主动学习来完成,而学生的这种课下主动学习是个性化的、兴趣化的、问题驱动的。可见,翻转课堂不是传统教育范围内的一种新的教育模式,而是互联网冲击传统教育活动的大背景下的一种教育的互联网化改良。

或许翻转课堂也是一种过渡形式,随着互联网对教育的深度冲击和改变,会有更加互联网化的教育形式出现。但目前来看,翻转课堂代表了互联网教育的发展要求和趋势,值得深入研究和实践。

二、如何实施翻转课堂

翻转课堂的成功实施需要具备一定的基础条件,需要在学校、教师、学生和教学方式四个方面具备足够的资源基础、能力基础、教育机制基础和教学方式基础。

1.学校层面

在传统的教育体系中,学校是教育资源的提供方。学校提供的教育资源包括硬件资源和软件资源,硬件资源包括校园、教室、实验室、图书馆、教学设备和仪器等;软件资源包括知识、技能、教学、评价、学习环境和氛围等。

(1)学校硬件资源的互联网化。在互联网条件下,学校仍然是教育资源的主要提供方,是不可替代的资源提供方。学校提供的硬件资源的内容可能是不变的,但这些硬件资源的提供方式需要改变;学校提供的软件资源的内容和提供方式都需要改变。学校的硬件资源要互联网化,主要包括硬件资源的网上管理、网上预约使用、状态在网上可见、网上交流使用心得和感受、网上评价和意见建议、硬件资源的辅助资源(管理制度、操作视频等)网络化、使用情况记录和大数据应用等。

以液压系统装配与调试课程中的液压元件拆装实验室为例,说明学校硬件资源的网络化如下。学校通过校园网发布液压元件拆装实验室的日常管理、时间管理、维护等信息,把可用的时间范围、试验台架、元件和辅助资源发布在校园网上,学生通过校园网查看该实验室的状态和可用时间,通过网络预订其中的一个液压件、一个试验台架和配套的工具和耗材。预订成功后,该元件、该试验台架等资源状态变更为已预订,同时参加预订的学生不能在同一时间内再预订其他任何硬件资源。

学生在校园网可以找到该实验室的管理制度,该管理制度可能是一个视频,讲述实验过程中的注意事项、安全规范、操作流程等。同时,学生可以找到该实验室的辅助教学视频,讲解该液压元件在试验台架上的拆装流程、注意事项、操作要点、技术指标、性能要求等。到了预约的时间,学生通过刷卡验证身份后进入实验室自主操作,实验室指导教师提供技术支持和安全管理,终端系统记录学生对液压元件拆装操作的结果(是否成功)、用时、过程数据(返工率、错误率等)、性能指标等。

这些大数据包含了学生的学习状态和学习结果信息,是一种学习记录。同时,大数据可以用于教育游戏化。例如,在网上建立一个实验室排行榜,根据操作用时、错误率、性能指标等进行排行,让优秀的学生获得成就感,同时也激励学生的兴趣和热情。

完成使用后,学生刷卡退出实验室,并在网上对该实验室进行评价,评价维度包括实验室设备状态、指导教师的技术支持、学习感受等。实验室老师也代表实验室对学生进行评价,评价维度包括学生的准时情况、操作的规范情况等。互评机制可以促进实验室保持良好的待用状态,也可以促进学生诚实守信、文明使用实验室。

(2)学校的软件资源的互联网化。主要包括知识资源的碎片化、网络化、可视化,学习环境的互联网化和考评机制的互联网化。

传统的教学资源(包括课程设置、教材、教学大纲、教案、实习和实训等)是统一的、结构化的,教学进度统一,同一个班级或年级的很多学生使用同一套教案、同一套考试试卷、一起听老师讲授同样的内容。传统教育内容的这些特征之间具有强耦合作用,其结构化特性决定了教学进度必须循序渐进,因此也必须统一进度、统一教案、统一测评,不适用于翻转课堂和个性化学习。学校需要建设碎片化、网络化、可视化的教学内容,适应互联网学习和翻转课堂。

首先,结构化的教学内容会在互联网机制下解耦和解构,知识体系原有的结构关系被打破,知识点之间的连接关系解构为弱连接,重构为网状结构。原有知识体系的解耦和解构之后,碎片化的、去中心的知识点重构为网状结构的知识体系,原来的循序渐进的学习方式也不再是互联网机制下学习的必由之路,互联网机制下的学习途径的入口和过程都将呈现多样化和个性化。

其次,由于知识体系结构的重构和学习途径的个性化,学习进度不再需要步调一致,教案、测评等基本教学元素也随着知识体系的重构而呈现碎片化、弱连接、网状结构的特点。

教学资源的网络化使得学习环境的互联网化成为可能。教室不再是唯一的学习环境,甚至不是必需的学习环境。学生的绝大部分学习都可以在互联网上自主进行,学习时间也不必统一,学生之间的学习进度也不再一致。当师生相聚在课堂上时,主要内容不是传授知识和技能,而是交流经验和体会、提出问题、引发思考、纠正偏差、了解进展、激励学生等。

2.教师层面

互联网已经成为所有人的知识来源,甚至是部分人的第一知识来源。对于在校大学生,互联网也正在代替教师成为获取知识的通道。翻转课堂就是教师主动全部或部分退出知识传授者的角色,转而成为学习方向指引者、学习任务发布者、学习过程监控者、引发思考者、研讨组织者、分歧裁判者、错误纠正者、激励者和学习结果评价者。

教师从知识传授者的角色中部分或全部退出,并不意味着教师知识水平的降低,而是提高。教师必须了解学生所有可能的知识来源。在互联网教育体系中,教师也要终身学习、不断提高自身专业素养。

3.学生层面

在互联网教育条件下的翻转课堂模式中,学生的主体地位得到突出体现。学生需要从以前多年的被动学习中转变观念和角色,主动学习。主动学习的动力在宏观上来源于兴趣驱动和就业导向,在微观上来自于问题驱动和乐趣驱动。

以实际问题为引导、个性化学习、游戏化学习等机制将会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动力,释放学生的学习潜能,达到满意的学习效果。在液压系统装配与调试课程的建设与开发中,教师将个性化、游戏化等理念贯穿于课程的教学改革中。

在互联网条件下的翻转课堂模式中,学生的学习结果考评将不再是期末考试,而是由两部分构成: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情况和学生在互联网上学习的大数据统计结果,互联网学习数据包括学生对学校软件和硬件资源的使用次数和效果数据、学习过程节点的完成时间和效果数据、互联网学习过程记录数据、学习团队的分工协作情况数据等。

4.教学模式方面

前面所述的学校、教师和学生三方面的改变都是基础条件,三方面在新的教学模式之下通过相互作用而实现翻转课堂。因此,教学模式的改变是统领、是驱动、是结果。互联网条件下的翻转课堂教学需要实现课程项目化、教学任务化、内容真实化、教育游戏化、学习个性化、分工专业化。

(1)课程项目化。首先,互联网条件下的课程已经不同于传统的“课程”,而是源于实际工作中某一细分领域中所需的知识和技能的总和。其次,课程只是资源,是需要被串接并赋予意义的一系列可用资源。课程项目化的目的就是赋予这些教学资源以新意,让学生觉得这些资源有价值。

(2)教学任务化。整个课程的项目教学由一系列递进的任务衔接而成,这些教学任务是课程项目的节点和里程碑。通过教学任务可以启发学生思考和主动学习,再通过结果反馈实现学习结果的收拢和导向。

(3)内容真实化。教学内容要取材于真实的工作环境,可以通过提炼、加工、删减等方式改良成适合于教学的形式,通过任务化分解实现多种教学途径,通过项目化实现工作结果的导向和收拢。

(4)教育游戏化。教育游戏化是一套专门的机制,通过与教学任务、课程的深度融合,能够极大地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教学效率。通过及时、适度的正向反馈激励学生的成就感,通过短时限、可重复的教学任务实现学生的主动性,通过来之不易、可积累的积分和等级体系实现学生的回报感和上进心,通过基于积分和等级的特权、勋章、标志体系来实现学生的荣耀感,通过组建团队和分工来训练分工合作、团队战略和集体荣誉感,通过及时、恰当的失败反馈来实现“教训”教学并加深印象等等。

(5)学习个性化。在领取教学任务后,各个团队的目标任务是一致的,但实现目标的途径和方法可以多种多样。在初始阶段应该鼓励发散思维和多途径尝试,而不是限制思维和制定方法。在任务的收官阶段,再通过回顾不同的途径和方法来实现横向点评。

(6)分工专业化。学习团队的专业分工来源于实际工作团队的组织结构和运作机制,在一个学习团队中,各个成员的分工是不同的。按照某种机制产生队长和各个职能队员,队长进行任务分解和分工,考虑完成任务的时间、虚拟成本、团队能力和分工等;职能成员考虑自己任务的完成和与其他成员的任务衔接。

三、小结

随着互联网对传统教育的教师与学科体系的冲击,翻转课堂实践已成为教育信息化的热点,翻转课堂代表了互联网教育的发展要求和趋势。要成功实施翻转课堂,就需要具备资源基础、师资条件和多样的教学模式做支撑,基于互联网平台,从学校、教师、学生、教学模式四个层面详细分析如何实施翻转课堂。翻转课堂有利于提高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学习效率,释放教育的潜力;有利于对接教育市场,提高教学质量;有利于把教师从单纯的知识和技能传授中解放出来,教师真正发挥教学的主导作用;有利于达到教育的目的——把火点燃,而不是把水灌满。

课题:湖南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6年立项课题“中高职衔接螺旋式模块化课程体系的构建研究”阶段性成果(编号:XJK016B2Y015)。

(作者单位: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职业》2017年1月第2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互联网条件下如何翻转课堂